艾夫曼: 我们带来的是俄罗斯当代芭蕾舞经典

文章作者:  发布时间: 2009-03-04  浏览次数: 66
 
 
 
 

 

    2006年1月创造北京舞蹈演出票房奇迹的俄罗斯圣彼得堡艾夫曼芭蕾舞团,将于5月1日、2日首次登陆上海大剧院,这是艾夫曼第二次踏上中国国土。

     

    来中国是我的梦想

    “我一直都渴望带团到中国演出,正是为了向中国观众展示俄罗斯‘当代’芭蕾,让他们看看,20世纪末和21世纪初的俄罗斯芭蕾是什么样子。因为中国人民很熟悉古典的俄罗斯芭蕾,例如《天鹅湖》、《睡美人》等,我们带来的则是当代的俄罗斯芭蕾。”艾夫曼在日前接受记者采访时说。

    2006年在北京的演出让艾夫曼坚定了在中国推广当代俄罗斯芭蕾的信心,“第一天很明显观众还没有适应或者并没有理解我们的舞蹈,甚至鼓掌都慢半拍,但第二天观众们已经完全理解了我们的舞蹈,不仅接受了这种耳目一新的俄罗斯芭蕾,而且产生共鸣。”

    艾夫曼透露说,来中国其实是自己很早就有的梦想,“把我和中国联系起来的,是一条特殊的‘根’。我的老师彼得·古雪夫是中国芭蕾艺术家们的第一位老师,也是古典芭蕾在中国的奠基人之一。”而被誉为中国的第一只“白天鹅”且是经典芭蕾舞剧《红色娘子军》第一代吴琼花的扮演者的白淑湘,与艾夫曼师出同门,也是彼得·古雪夫的学生。

    革新俄罗斯古典芭蕾

    提起艾夫曼芭蕾舞团,白淑湘给出了四个字“独一无二”。她表示,“相比《天鹅湖》、《睡美人》、《胡桃夹子》这三部古典浪漫主义的巅峰之作,艾夫曼的作品革新了俄罗斯古典芭蕾的概念,在编导理论创新及舞台实践创新方面都有比较突出的贡献。他最为重视的是舞剧中的戏剧矛盾的冲突及其产生的强大的震撼力。他采用现代芭蕾的创作方式,融入了大量现代的意识与手法,将纷繁复杂的社会矛盾和人物心灵深处的渴望、矛盾、痛苦、挣扎、无奈、绝望以至死亡等等,演绎得震撼人心。在艾夫曼的创作中似乎没有任何题材与人物不能表现。”

    白淑湘表示,在表现手法上,艾夫曼最为突出的地方是使用不受约束的肢体语言来塑造环境、刻画人物,描述复杂的戏剧矛盾及在矛盾旋涡中的人物的深层的心理反映,使剧中人物的内心独白外化,让观众可以清晰地看到角色内心的东西。而且艾夫曼举重若轻,很少使用现成的芭蕾语汇,而是从特定人物在特定环境中的内心真实感受出发来设计动作,真实,夸张,具有强烈的冲击力。

    据白淑湘介绍,艾夫曼芭蕾舞团在世界享有极高地位,一方面也由于在选择演员方面有着近乎苛刻的超高标准,女演员不低于1.72米,男演员则不低于1.83米。就拿此次来沪演出《红色吉赛尔》的50多位演员来说:女演员身高全在1.75米以上,男演员的身高全部在1.85米以上,男主角的身高甚至达到了1.9米。全团演员均拥有着不输给职业模特的体型。艾夫曼的解释是:“人体美与音乐的精神内涵和谐一致是我的舞蹈理念,使舞蹈充满了诗意。所以我筛选演员的标准比传闻中的更高。”

相关链接